| 首頁 | 關于我們 | 翻譯規范 | 翻譯公司 | 翻譯加盟 | 翻譯流程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給我寫信
 
翻譯服務范圍
 
 
 
 
語篇體裁結構潛勢及其應用


1. 引言
五六十年代,以喬姆斯基(Chomsky)為代表的生成語法學家紛紛致力于創建一套嚴謹的對語言進行形式化描寫的語法體系。他們認為,人類的語言知識以某種方式表現在人們的心智之中,最終表現在大腦之中。語法學家的任務就是用具體的原則、心理運算機制等對這種知識結構進行抽象地描寫。Chomsky派語言學家似乎并不關心他們所致力于創建的'普遍語法'(universal
grammar)是否能充分描寫自然語言或是反映兒童的語言習得過程。同時他們忽視對語言功能的探討,如語言是如何在一定的社會文化情景中實現一定的功能,人們又是怎樣運用語言進行交流而達到一定的社會目的的。早在二十年代,人類學家馬林諾夫斯基(Malinowski)在新幾內亞東部的特羅布蘭德群島(Trobriand
Islands)做實地考察,研究當地民族的原始文化。正是在這一過程中,Malinowski發現了語言與社會和文化的關系,并對語言的功能和意義產生了興趣。他提出了語境(context)的概念,并區分了語言的三種功能。Malinowski認為語言可以用來產生行動,比如說指令性語言。其次,敘述中所用的語言雖然與語言環境沒有直接的聯系,但可以改變聽話者的社會態度和思想感情。第三,即便是在看似隨便毫無意義的交談中,語言也起到了寒喧(phatic
communion)并加強社會交往的作用。倫敦學派的創始人弗斯(Firth)吸收了Malinowski的語境和意義是語境中的功能的概念。這兩個概念后由韓禮德(Halliday)繼承與發展,并納入到他所創建的系統-功能語法(systemic-functional
grammar)體系中,通常簡稱為系統語法或系統語言學。

2. 何謂語篇體裁
語篇體裁的概念源自genre一詞。在不同的學科領域內,該詞體現不同的內容,常見如體裁、風格、類型等。近年來,隨著話語分析與篇章語言學等領域研究的深入,人們不再局限于對語言本身的描述,而逐漸轉向對語篇的宏觀結構及其交際功能的探討,以期發現語言背后的社會文化、歷史習俗等因素,從而從更深的層面上對語言進行闡釋。在人們探討語篇的宏觀結構與語篇功能關系的同時,語篇體裁的研究也成為語篇分析等領域中的熱門話題之一。

語篇體裁的重要作用在于將語篇歸類,從而使看似繁雜無章的語料簡單化和系統化。通過對不同語篇體裁的語篇進行比較與對比,我們不僅可以從微觀上把握一類語篇的內在結構及其組織機制,并能從宏觀上了解某一語篇體裁發生的社會文化背景或語境。換言之,語篇體裁創造了對一類語篇進行整體描述的元語言(metalanguage)。語篇體裁的概念不僅對語篇分析,也對教學有著重要的意義。它可以幫助學生熟悉不同類型的語篇,有助于他們提高寫作水平,并能提高他們從不同層面對語篇進行賞析的能力。尤其是在第二外語教學中,語篇體裁(genre)分析日益占據重要的地位。
分析可從多層面、多角度進行。就語篇分析而言,它提供了自上而下對語篇描述的理論框架,從不同語言層次闡釋特定語篇的內部組織機制,并在理解語篇這一認知過程起到指導性作用;從系統的角度去看待語篇體裁分析,它可以幫助學生發現不同語篇體裁的相同點與不同點,找出不同類型之間的有機聯系,并用系統網絡中的動態選擇流程來描述相關類型的語篇體裁的構建過程;從社會符號學的觀點來看,語篇體裁的形成必然有其特定的社會文化背景。對這種文化背景的分析有助于人們從社會情景的角度分析語篇構建的得體性。這種多層面的分析并非孤立存在,而是相輔相成的。
語言上在本質是一套社會符號系統,是人們用于日常交流、傳播知識、文化等的重要工具。每一種語言的繁衍、發展與演變都植根于一定的文化環境中。功能主義的目的就是探討語言與語言功能之間的關系。如果語言是在實現其功能的過程中不斷演變的,那么其社會功能也會影響到語言本身的特征。同樣地,如果語篇體裁是一種有目的性的社會過程,那么這一社會目的就會影響到語篇體裁在不同語言層面的實現特點。所謂語篇體裁的功能研究,就是要研究語篇體裁的語言實現與其社會職能之間的關系。正如斯坦頓(Stainton)(1996:58)指出的,一個有關語篇體裁的理論'不僅要能描寫不同語篇體裁的典型的語篇特征,也要承認這些特征事實上是社會環境的實現。'功能主義研究的實質就是結合語言與語境兩個因素進行考察,探討語篇形式與這種形式所實現的社會目的及社會職能之間的對應關系。本文將重點介紹系統功能語言學家對語篇體裁的研究成果。
哈桑(Hasan)是第一個對語篇體裁進行研究的系統功能語言學家,為以后的學者在對語篇體裁進行深入研究時奠定了一定的理論基礎。范特拉(Ventola)(1987)曾稱贊Hasan對語篇體裁的研究工作'為系統化地表達語篇與語境的關系,并為把語篇類型化都邁出了重要的一步。'(1987:44)在Hasan的語篇體裁理論中,兩個關鍵的概念是語境配置(Contextual
Configuration,以下簡稱CC)與語篇體裁結構潛勢(Generic Structure Potential,以下簡稱GSP)。馬丁(Martin)用的相關概念分別是'語域配置'(register
configuration)和'綱要式結構'(schematic structure)。無論是Hasan的語篇體裁結構潛勢,還是Martin
的綱要式結構,在本質上都是一致的,都是從語言功能的角度確立語篇體裁的宏觀結構。下文將對語境配置與語篇體裁結構潛勢兩個概念進行逐一介紹。

3. 語境配置
系統語言學家在研究語篇體裁時的一條重要原則是強調語境對于語篇體裁的制約作用。而語境變量在語篇體裁中的實現形式又是由語言的三大語義成分,即概念(ideational)、人際(interpersonal)、語篇(textual)意義來體現的。系統語言學家認為,語篇的構建受到語境的影響,并可用語境變量來解釋。換言之,我們可以通過語域(register)的概念對語篇進行闡釋。在系統功能語言學中,語域這一概念包含語場(field)、語旨(tenor)、語式(mode)三個變量。這三個變量的組合構成了Hasan(1985)的語境配置(contextual
configuration, 簡稱CC)的概念。CC是語篇的重要屬性。
按照Hasan(H. &H.,1985:55)的定義,CC是語場、語旨、語式三個變量共同作用的產物。每個變量在實現其值(value)時,都面臨一系列的選擇(option)。當每個變量都被賦與一定的值時,那么這三者的組合就構成了一個比。反過來說,每一個CC又可以分解為三個變量。比如老師給學生講授課程就構成了一個語境配置。這樣一個CC的語域就是'授課',語旨體現'老師-學生'之間的關系,而語式則是口語,即由老師口頭講授。Hasan認為,CC是確定語篇結構的決定性因素。它可以預測語篇結構中必須出現的成份和可以出現的成份,以及各種成份的位置、序列和出現頻率等。
簡而言之,CC決定了語篇結構中的必要(obligatory)成份與可選性(optional)成份。例如,廣告這一語篇體裁的CC可以描述為'銷售商通過傳媒向消費者兜售產品的社會活動。'傳媒可有不同渠道,如報紙、廣播、電視等。廣告的CC決定其社會職能是為了推銷產品。由此我們可以預測廣告的信息形式中必然包括一個結構成份,其目的是為了吸引讀者/觀眾的注意力(見Hasan,1996:41)。這一功能成份可有不同的實現形式。廣告商往往在廣告的聲像效果方面進行巧妙的處理,從而給消費者留下強烈的印象。巨大的字幅、精美的圖片、頗具震撼力的標語都是廣告中常見的處理手法。為了增強消費者的印象,廣告的標語也往往都別出心裁,獨具匠心。比如Go
to Work on an Egg,Top People Take the Times(Hasan,1966:41)。這里分別運用了雙關與頭韻兩種修辭手法。又如,'名門新貴,眾望所歸;21世紀精品冰箱點將,長嶺'跨世紀'冰箱登場!'(載于1999年4月2日《南方周末》第17版)這則廣告運用尾韻的手法使之讀來瑯瑯上口,容易給人留下較深印象。而廣告中對于產品的技術質量的數字指標的介紹,由于專業性太強,屬于廣告中的可選性成份。也就是說,可選性成份并不一定在語篇結構中出現。Hasan的GSP的概念正是由語篇結構中所有的必要成份與可選性成份來描述。

4. 語篇體裁結構潛勢
Hasan認為,'GSP是一個抽象的范疇,它描述了一種語篇體裁中所有可能的語篇結構。'(1996:53)如果要使一個GSP能夠真正代表一種語篇體裁的所有結構潛勢,那么這一GSP就要滿足下列要求:(1)它必須標示出所有結構上的必要成份;(2)同時,它還要列舉出所有可選性成份;(3)它必須標示出所有成份的必須和可能的順序,包括可重復的成份(參見Hasan,1996:53)。滿足了上述條件的GSP才可以說概括了一種語篇體裁的所有可能語篇結構。
語篇體裁是由GSP中的必要成份來定義的。也就是說,只有在一個語篇具備了結構潛勢中所有的必要成份時,才被認為是該結構潛勢所代表的語篇體裁中的成員,必要成份代表了語篇體裁中的恒定因素,相比較而言,可選性成份代表了語篇體裁中的變化部分。可選性成份的存在與否都不會影響到語篇的語篇體裁地位(generic
status),即語篇所屬的語篇體裁。但是,可選性成份決定了某一特定語篇結構的抽象化的提煉,而實際語篇體裁結構是GSP在一個具體語篇中的實現形式。從這一意義來講,GSP與實際語篇體裁結構的區別是系統語言學中語言行為潛勢(linguistic
behaviour potential)與實際語言行為(actual linguistic behaviour)的區別的一種表現形式。
我們以Hasan(1996)對童話的GSP的描述,來進一步闡釋GSP這一概念。Hasan用下式代表童話的結構潛勢。

(1)[(∧) Initiating Event∧] Sequent Event∧Final Event [∧(Finale)·Moral)]
(Hasan 1996:54)

在()內表示的是可選性成份。其它的均為必要成份。^表示該符號兩端的成份的次序是一定的,不可更改的,即^左端的成份出現在先。· 表示其兩端的成份的位置可以互相調換,并不一定按照圖中的順序出現。
標記的成份是可以重復發生的。在< >內的成份可以包含在其它成份中間。以Placement為例,它是一個可選性成份。如果它出現在語篇中,它或者位于Initiating
Event的前面,或者包含于Initiating Event其間。這種位置上的變化是相對性的,只局限于一定范圍。[ ]表示語篇成份在特定的范圍內變換次序。例如,Finale和Moral兩個成份的位置可以變換,但僅限于在兩者之間變換。它們必須都位于Final
Event的后面。
Hasan(1996:55)認為,這樣一個GSP表達式的意義是雙重的。第一,它描述了某一語篇體裁已實現的語篇結構,并可以用以創造產生新的同類語篇;第二,也是很重要的一點,它創造了用以對所有語篇體裁進行描述的元語言。
然而,GSP畢竟是一個抽象的范疇。在實際情況中,它可以有各種各樣的實現形式。因而對于語篇成份的確立也可能因人而異。這就需要我們有一套依據用于確定不同的語篇成份。下例是Hasan(1985:61)對一則商品交易的語篇進行的分析。

1. What's next? (1) SI
I think I am. (2)
2. SR
I'll have ten oranges and a kilo of bananas please. (3)
3. Yes, anything else? (4) SC
4. Yes.
I wanted some strawberries (5) but these don't look very ripe. (6)
They're ripe all right.(7) They're just that colour kind a' greeny SE
5 pink. (8)
6. Mm, I see. (9)
Will they be ok for this evening. (10)
7. O yeah, they'll be fine; (11)I had since yesterday (12) and they SE
are good very sweet and fresh. (13)
8. O all right then, I'll take two. (14) SR
9. You'll like them (15) cos they're good. (16) SE
Will that be all? (17)
10. Yeah, thank you. (18) SC
11. That'll be two dollars sixty-nine please. (19) S
12. I can give you nine cents. (20) P
13. Yeah ok thanks (21) eighty, three dollars (22)
And two is five.(23) Thank you. (24) PC
Have a nice day. (25) F
14. See ya' (26)
.SI = sale initiation SR = sale request
SC = sale compliance SE = sale enquiry
S = sale P = purchase
PC = purchase closure F = finis

可以看出,上文中語篇成份的確定并不等同于某個具體的語法單位,如小句或小句復合體,也不等同于話輪(turn)或鄰近配對(adjacency pair)等語篇單位。Hasan(1985:68)認為,在分析語篇結構時,不應以任何形式上的單位為依據,而應從意義著眼進行分析。比如在確立SR這一成份時,就要考察該成份是否包含以下語義內容:顧客提出購物需求;指明欲購商品;商品的數量。三者缺一不可。盡管語篇成份是從語義的角度考察確立的,但在具體的實現過程,卻因其功能作用的不同,在詞匯-句法層面上的表現形式也可能會有所區別。也就是說,實現各個語篇成份的語言所體現的三大元功能,即概念、人際、語篇元功能,也會是不同的。比如童話中第一個成份Placement的主要語義功能是人物推介(Character
particularization)(Hasan,1996:58)。在故事的開始,童話中常用一個包含關系過程的陳述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Once
upon a time there was a woman…'。隨著故事情節的發展,語言中的及物性、語氣等詞匯語法層面的特點可能會隨之變化,以適應不同成份的要求。

5. 語篇體裁分析與教學
近年來,語篇體裁的分析在第二外語教學中占據日益重要的地位。在美國和澳大利亞等地盛行以語篇體裁為基礎的教學方法(genre-based teaching
approaches)。 分析可從多層面、多角度進行。上文我們也略已涉及這種多層面分析的意義。單就語篇體裁結構的分析而言,這一分析可以幫助學生熟悉某一類語篇體裁的綱要式結構,了解這類語篇體裁典型的構建方式,并以此指導學生的寫作實踐,從而提高學生的寫作能力。

針對一些學生在撰寫學術論文時認為摘要無關緊要,或是把摘要同論文的引言部分相混淆的情況,筆者曾對論文摘要進行語篇體裁結構的分析,語料選自在第二十五屆系統功能語言學大會上提交的論文摘要,共35篇摘要,分析方法采用歸納法,即對所有語篇進行個體的結構分析,在此基礎上,歸納總結出一個可以描述所有語篇的結構潛勢來,分析過程則可用圖一來表示。
圖一

分析結果可由下面的語篇體裁結構程式來表達:
(2)
[(RB) ^ (IG)]·PS ^ (FS*) ^ (*) ^ RD ^ (RF) ^ (C)

RB = research background IG = indicating a gap PS = purpose of study
FS = focus of study TF = theoretical framework RD = research design
RF = research findings C = conclusions

在上面這個程式中,* 表示該成分在我們所分析的語料中并沒有一個相對固定的位置。同時,這個程式也包含了摘要的幾種結構成分。通常在研究背景(RB)部分,作者確定研究領域,對以往文獻做簡要回顧,或是提供與當前研究相關的背景知識。接著,作者可能會指出以往研究的某些不足(IG)。研究目的(PS)為所要做的研究工作奠定了基調。在研究設計(RD)部分,作者簡短地描述論文的總體設計、研究程序和語料的收集等情況。RF是作者研究中的發現。總結部分(C)一般是一些結論性的陳述。TF和FS分別是論文的理論框架和研究的側重點。限于篇幅,本文只舉一例來說明上述程式在實際語篇中的體現形式。

[The goal of the paper is to sketch a model for describing the contrastive-linguistic
resources involved in translation.]

[Working on three texts - an English source language text, a translation
of that text into German and a back translation of the German text into
English produced by machine, some general dimension of contrastive - linguistic
description useful for talking about translation(s) based on recent developments
in (systemic) functional typology are presented. The comparison of the
three texts serves both to develop the model and to exemplify it.] [I focus
on three linguistic phenomena, which will be discussed comparing the English
original, the German translation and the back translation: the choice of
theme, the choice of process type and the usage of grammatical metaphor.]

[The more general argument I will bring forward is that a model of contrastive
- linguistic resources such as the one elaborated in this paper allows
us to theoretically contextualize some of the basic notions of translation
theory (such as translation text type, translation strategy, translation
procedure) and to discuss particular translation problems typically arising
when translating between English and German at the same time.] [It will
be suggested that a model such as the one presented that is firmly grounded
in the notion of language(s) in use can contribute to bridging the well
known gap between the descriptively and the application-oriented branches
of translation studies.]

應當指出的是,語篇體裁結構潛勢這一概念是描述性的,是從變化萬千的個體語篇結構中總結出的規律性模式,而并非是對語篇結構的強制規定。但在了解了某一特定語篇體裁的結構潛勢后,就可以在學生寫作時起到指導性作用,尤其是對于并不熟悉某一類語篇體裁的學生而言,更可以起到入門的作用。

6. 結語
本文重點介紹系統語言學對語篇體裁結構潛勢這一概念的研究,并在這一理論框架內對論文摘要這種語篇體裁進行結構潛勢的分析,目的是為了說明,把語篇體裁的概念引入外語教學中,不僅可以幫助學生熟悉各種專門用途的英語語篇的構建機制,也可以從語篇體裁的社會性出發,探究語篇形成的背后更深刻的社會文化等語境因素,使學生更好地理解和創作出得體而又地道的文章來,并減少因文化差異而給第二外語教學帶來的困難,更好地為教學實踐服務

附注:
1.本文的英文原稿曾在'語篇與語言功能'國際學術會議上宣讀,Hasan教授審閱了本文全稿,并提出許多修改意見,作者在與Matthiessen博士交談的過程中也受到不少啟發,此外,李國慶博士為作者提供了大量的一手資料,在此一并致謝。

參考文獻
[1] Beaugrande, R. & Dressler, W. U. Introduction to Text Linguistics [M].
London: Longman, 1981.
[2] Biber, D. Variation Across Speech and Writing [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8.
[3] Eggins, S. An Introduction to Systemic Functional Linguistics [M].
London: Pinter, 1994.
[4] Halliday, M.A.K. Language as Social Semiotic [M]. London: Edward Arnold,
1978.
[5] Halliday, M.A.K. Language as code and language as behavior: a systemic-functional
interpretation of the nature and ontogenesis of dialogue [A]. In R. Fawcett,
M.A.K. Halliday, S.M. Lamb & A. Makkai (eds.). The Semiotics of Language
and Culture, Vol. 1: Language as Social Semiotic[C]. London: Pinter, 1984.
3-35.
[6] Halliday, M.A.K. An Introduction to Functional Grammar [M]. 2nd ed.
London: Edward Arnold, 1994.
[7] Halliday, M. A. K., & Hasan, R. Language, Context and Text: Aspects
of Language in a Social-Semiotic Perspective [M]. Vic.: Deakin University,
1985.
[8] Hasan, R. Ways of Saying: Ways of Meaning [M]. London: Cassell, 1996.
[9] Martin, J. R. English Text: System and Structure [M]. Amsterdam: John
Benjamins, 1992.
[10] Paltridge, B. Writing up research: a systemic functional perspective
[J]. System. 1993.(21):175-192.
[11] Stainton, C. What is this thing called Genre? Working paper. Nottingham:
University of Nottingham, 1996.
[12] Ventola, E. The Structure of Social Interaction [M]. London: Pinter,
1987.

 


 

 

上海翻譯公司
地址:上海市陸家浜路1378號
   萬事利大廈1005室
電話:021-51095788 51098681
傳真:021—51010506
E-mail:[email protected]
北京翻譯公司
地址:北京市南濱河路58號
   財富西環22F座
電話:010-51664969 51650086
傳真:010-51656520
E-mail:[email protected]
廣州翻譯公司
地址:廣州海珠區福都商住樓
   1612室
電話:020-61136266
傳真:020-61138535
E-mail:[email protected]
深圳翻譯公司
地址:深圳市福田區南佳大廈
   512室
電話:0755-61288201
傳真:0755-61282210
E-mail:[email protected]
蘇州翻譯公司
電話:13391106188
E-mail:[email protected]

成都 重慶 天津 南京 杭州:

郵箱:[email protected]

 
  翻譯新聞 | 翻譯服務 | 翻譯人才庫 | 翻譯資料庫 | 專業詞匯庫 | 網站設計 | 網站地圖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專業論壇
©一站式翻譯版權所有 2005——2018(C) 專業在線翻譯網
 
圣域传说电子游艺